• <tr id='e60meWwI'><strong id='e60meWwI'></strong><small id='e60meWwI'></small><button id='e60meWwI'></button><li id='e60meWwI'><noscript id='e60meWwI'><big id='e60meWwI'></big><dt id='e60meWwI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60meWwI'><option id='e60meWwI'><table id='e60meWwI'><blockquote id='e60meWwI'><tbody id='e60meWwI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e60meWwI'></u><kbd id='e60meWwI'><kbd id='e60meWwI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e60meWwI'><strong id='e60meWwI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e60meWwI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e60meWwI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e60meWwI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e60meWwI'><em id='e60meWwI'></em><td id='e60meWwI'><div id='e60meWwI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60meWwI'><big id='e60meWwI'><big id='e60meWwI'></big><legend id='e60meWwI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e60meWwI'><div id='e60meWwI'><ins id='e60meWwI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e60meWwI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e60meWwI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e60meWwI'><q id='e60meWwI'><noscript id='e60meWwI'></noscript><dt id='e60meWwI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e60meWwI'><i id='e60meWwI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刘贵祥:信用惩戒得到群众广泛认可 除了“老赖”都说好

                68玩玩新闻网

                2019-03-12 18:30:38

                字体:标准

                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新闻中心于3月12日15时在梅地亚中心新闻发布厅举行记者会,邀请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刘贵祥,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吴偕林,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葛晓燕就“攻坚‘基本解决执行难’”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。

                3月12日,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,邀请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刘贵祥、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吴偕林、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葛晓燕就“攻坚‘基本解决执行难’”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。这是刘贵祥在回答记者提问。 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刘贵祥在回答记者提问。 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

               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:我们观察到,有些地方法院是举全院之力攻坚执行,可以说是属于非常时期的非常之举。我的问题是,请问刘专委这样的状态可否持续?攻坚之后,会不会又回到原来的状态?

               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 刘贵祥:我简要回答一下这个问题。您的这个问题非常好,我相信也是很多老百姓心存疑问的问题。也有很多人当着我的面问,这三年采取的措施,几乎是各级法院举全院之力,这种情况能够长期持续下去?会不会又回到了过去?历史上有百万案件大清查、无执行积案的专项行动,但是其结果是清了又积,积了又清。那么这次经过两三年的攻坚,每年又会有新产生的六七百万件的案件,会不会又是新的案件堆积下来回到原点?对这个问题,我非常自信地告诉各位,肯定不会。为什么呢?我想,首先一点,我刚才已经说了,我们这次是对几十年所有的、不放心的案件进行了一次通盘清查,纳入到案件管理系统,永远在监控之下。把这些案件消化,使我们卸下了沉重的历史包袱。过去案件的积累,使我们负重前行,举步艰难,卸了下这些包袱,使执行工作进入到一个良性循环的状态,这个底数清了,我们心里有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刘贵祥:第二,这次“两到三年基本解决执行难”,坚持的是标本兼治,也就是说我们在攻坚“山头”、削平“山头”的时候,同时在做艰苦的“铺路架桥”的工作。举个例子,我刚才说到全国法院都在广泛适用的“网拍”系统,得到了人民群众的充分认可,这是一套各级法院嵌入到我们工作平台里面的一个工作系统,这可能回到过去的状态吗?我们编织了一个网络化查控系统,坐在北京的办公室可以查新疆一个农村信用社的存款,可以查中俄边界一个信用社的存款,这样一个网络体系,可能回到过去的状态吗?我们的信用惩戒得到人民群众和社会的广泛认可,除了“老赖”之外,所有人都说好,这个可能回到过去的状态吗?我们一边削“山头”,清理积案,一边搞长效机制建设。虽然长效机制建设还任重道远,但是已经初步形成了框架,会越来越好。所以,从这个意义上说,也是不可逆转的,不可能回到原来。更重要的一点,我们对下一步的工作有通盘的考虑和打算,我就不在这里细说了。

                (根据网络直播文字整理)

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68玩玩新闻网: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                继续阅读

                热新闻

                热话题

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

               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