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e60meWwI'><strong id='e60meWwI'></strong><small id='e60meWwI'></small><button id='e60meWwI'></button><li id='e60meWwI'><noscript id='e60meWwI'><big id='e60meWwI'></big><dt id='e60meWwI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60meWwI'><option id='e60meWwI'><table id='e60meWwI'><blockquote id='e60meWwI'><tbody id='e60meWwI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e60meWwI'></u><kbd id='e60meWwI'><kbd id='e60meWwI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e60meWwI'><strong id='e60meWwI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e60meWwI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e60meWwI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e60meWwI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e60meWwI'><em id='e60meWwI'></em><td id='e60meWwI'><div id='e60meWwI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60meWwI'><big id='e60meWwI'><big id='e60meWwI'></big><legend id='e60meWwI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e60meWwI'><div id='e60meWwI'><ins id='e60meWwI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e60meWwI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e60meWwI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e60meWwI'><q id='e60meWwI'><noscript id='e60meWwI'></noscript><dt id='e60meWwI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e60meWwI'><i id='e60meWwI'></i>

                新春走基层:相约在零点37分

                2019-02-11 10:24:30 来源:68玩玩新闻网

                央视网消息(新闻联播):习近平总书记在2019年新年贺词中指出:一个流动的中国,充满了繁荣发展的活力;我们都在努力奔跑,我们都是追梦人。今天的《新春走基层》,为您讲述一对铁路情侣,他们坚守岗位、坚守梦想,子夜时分的一次短暂相聚,见证了他们的坚守。

                郝康是一名铁路司机,在榆林站跑货运;雷杰做列车乘务员七年,跑往返于西安和乌海西之间的客运。同是陕西绥德人的他们,在四年前从老乡发展为情侣。

                有时候,他们分别工作的两趟车会在榆林站相遇。

                按照列车时刻表,雷杰值乘的列车会在零点37分驶入郝康工作的榆林站,在站台上停留八分钟。虽然这样的停靠每周会有四次,但由于郝康的休息时间不定,两人往往几个月才能成功在站台相聚一次。

                2018年,两人连休假都算上,总共只相聚了一周。

                春节期间,雷杰值乘的车依旧会在凌晨经过榆林站。按照铁路的规定,列车员值乘期间是不允许带手机的,她上车前依旧给郝康发了信息,然后将手机上交。此时的郝康,正忙碌在包西货运线上。

                晚上8:40,雷杰的车刚过延安,郝康终于下班了。今天晚上,他没有临时加派的出车任务,两人应该能在榆林站见一面。知道雷杰胃不好,只要有相遇的可能,郝康总会去表姐家给雷杰熬粥。

                过了绥德,再有一个多小时就到榆林。今年两人计划结婚,郝康特意准备了新年礼物。

                由于部分路段积雪,列车晚点十分钟。原本停靠在榆林站的8分钟变成了5分钟。

                因为硬座旅客较多,上车后,雷杰临时从9号车厢调到了1号车厢,因为手机在值乘期间早已上交,她没能通知郝康。

                相聚这么短,列车那么长,郝康跑过一节又一节车厢。

                责编:房家梁